大家都在搜

河南封丘荆隆宫乡黄河滩区迁建工程乱象调查



  腊月初六,已进入二九天的黄河滩区,还没有迎来一场大雪。年过七旬的封丘县荆隆宫乡南北庄孙老汉每天清晨都要沿黄河大堤遛弯,瞧瞧大堤北边不远处的黄河滩区荆隆宫乡安置区的建设情况。

  他说:“安置区从18年开始建,到现在还没有建好。按当时政府给我们的承诺,今年这个春节都可以在新房里过了,但是不知为什么,房子到现在都没完工!在滩区内住了一辈子,赶上了政府的好政策,也像城里人一样住楼房,看样子还要继续等下去了。”

  据了解,封丘县荆隆宫乡黄河滩区居民迁建2017年度项目安置区占地面积1961亩,项目涉及顺南村、顺北村、顺中村、于店村、孙庄村、郭庄村、南北庄村等7个村6315户21731人。

  

 

  然而,充满困惑和惆怅的不只是滩区群众。中午,在附近村里的路边饭馆中,媒体几经辗转终于见到了承包安置区某标段工程的负责人刘老板,他正在吃着面条,中间不停地接着各种催账的电话,电话中刘老板表示年前一定想办法还。

  “说实在的,我现在真没钱了,之前挣的钱都投进了这个项目,但是工人的工资和材料款年前都要结清,目前来看,我们这些标段的承包方十有八九都要赔钱。”不满四十的刘老板,头发已经半白,憔悴的眼神,写满了无奈。

  据刘老板,荆隆宫乡迁建一期工程规划建设207栋住宅楼,建筑面积88.55万平方米,全部16个标段都是在2017年底中标,2018年初进场,工期450天,发包人为“封丘县荆隆宫乡黄河滩区居民迁建工程建设管理局”,资金来源为“中央投资、地方配套、群众自筹”,建设内容为高层和多层住宅,按合同约定应该在19年6月份左右完工。但是,目前16个标段没有一家完工的。

  说起工程延期、承包方赔钱的原因,刘老板表示一言难尽。

  飙涨的价格成了承包方不可承受之重

  在安置区建设现场,媒体看到所有标段都处在半停滞状态,一个标段偶尔能看到两三个安装玻璃的工人,保安说由于天冷结冰,地砖无法铺设。

  刘老板说,近年来由于环保压力大,好多建筑材料都买不到,并且出现大面积的用工荒,但是最主要的还是主材价格上涨幅度过大,远远高于中标价,将利润空间压缩殆尽。

  他说由于当时招标时,2018年第一季度的主要材料指导价还未出台,封丘县政府采用的是2017年10月份的指导价作为招标依据,并且所有中标价都低于指导价。可是没想到等18年初进场时,材料都开始疯涨。

  例如,当时水泥的中标价为284元/吨,但实购价在360-530元之间;钢材中标价3600元/吨,实购价4300元;混凝土中标价330元/立方,实购价500元;烧结砖中标价0.28元/块,实购价0.43-0.5元/块等等。这些主材价,涨幅基本都超过20%,有的甚至高达50%,而这还没有将上升的人工成本核算在内。

  “如果按当时的价格,虽然中标价也低,但是还能挣钱。”另外一标段的负责人孙某毫不避讳的说。他表示,建筑市场的利润一般都是在15%-20%之间,但是如果材料价涨幅超过这个幅度,承包方正常肯定赔钱。

  

 

  不清晰的调差依据和迟迟不兑现的政府调价

  媒体在查看标段合同时发现,在“11.1 市场价格波动引起的调整”一项中显示,市场价格波动是否调整合同价格的约定为“不调整”。意味着即便主材、人工价格明显上涨,依据合同约定,合同价格也不会调整。

  但在现实履行中,据了解十六个标段的承包人以不同形式向官方提出建议,希望他们能够调整合同价格,应对疯涨的材料市场。

  一位不愿具名的标段负责人表示,如果政府不正视目前存在的问题,不客观考虑承包方的困难,那么可能有些人会以次充好,影响工程质量,甚至出现豆腐渣工程。

  “我们现在已经不指望政府能将价格调到高于市场价,但最起码能按实际材料购买价对我们进行补调也行。”

  面对承包方的要求,政府曾有人说“当时你们主动来投标,中标价也是你们自己定的,现在又让调价,怎么可能?!”

  对于承包方的多次建议,官方虽有非议,但也并非无动于衷。在2018年8月21日,封丘县人民政府向县人大常委会提出《关于2017年度黄河滩区居民迁建工程追加建设费用的议案》(以下简称议案),议案中提到了荆隆宫、李庄、曹岗、陈桥等4个乡镇的迁建项目。

  议案中指出,“2017年度工程自完成招标工作以来(2017年10月份),由于环保管理力度加大,主材需求增加等原因,促使建筑材料价格持续上涨,给施工企业成本管控造成极大影响,施工积极性不高,出现观望思想”。

  但是承包方对议案中的一个细节提出异议,政府在议案中将2017年10月和2018年6月的封丘县区主要材料指导价做了对比果显示虽有涨幅,却没有实际涨幅大。如,议案中提到的两个时间的钢材价均为4300元/吨;水泥依次为340元、360元/吨;机制砖0.35元、0.44元/块;商砼360元、430元/立方等等。

  对此,几个标段的负责人向媒体提出异议,当时封丘县招标时依据的信息价(指导价)可远远低于议案中的价格,不然他们也不会以那么低的价格去竞标。

  议案中提到,经政府常务会议研究决定:对主要材料价格在施工期间内平均价格波动幅度在±10%以上(含10%)的进行调整,通过相关部门审核后,甲乙双方签订补充协议,但调整额度最高不超施工合同总造价的±10%。

  2018年10月11日

  ,封丘县人大常委会批准了该议案。

  然而,多个标段负责人质疑,官方涉嫌以高的价格(议案所提的价格)去上报人大常委会,然后实际上还以当时招标的信息价(远低于议案中所提的价格)比例去调整价格。这样的结果一是实际调价额远远不足以弥补市场上涨带来的缺口,第二如果政府用两个高低不同的信息价调出来的差价去哪了?

  他们透露,按照封丘县的算法,在这十六个标段中上调的费用没有一家超过原总造价的2%,有的标段甚至只上调了0.1%,还不及一种材料的上涨成本。

  并且,过去一年多了,政府上调的部分也未落实到位。

  荆隆宫乡强制指定导致施工方雪上加霜

  

 

  在合同中,媒体看到第8.2承包人采购材料与工程设备一项中约定,合同约定由承包人采购的材料、工程设备,发包人不得指定生产厂家或供应商,发包人违反本约定指定厂家或供应商的,承包人有权拒绝,并由发包人承担相应责任。

  然而,据多个标段负责人反映,荆隆宫乡政府在防火门、防水材料、真石漆、水管等这些本应承包人采购的材料中却发文指定品牌和销售门店,并且让乡规划化所长李某巡视监督,一旦发现没用指定的材料,就对标段实施停工断电处罚,据他们了解,四标段和十二标段就因此被处罚过。

  他们反映,指定的品牌和门店数量繁多,价格偏贵,品质难以保证。就以真石漆为例,政府指定的品牌和门店提供的漆价格高、浓度低,平时用两桶的,他们得用三桶。

  另外,本应由发包人供应的材料设备却迟迟不到位,导致工程进度缓慢。标段负责人们反映,所有标段的电梯和卧室客厅地砖由发包人供应,正常的在墙体内外粉刷完毕,房屋装修装饰前电梯就应安装到位,但是截至现在,所有标段的电梯均未安装,影响装修进度。

  他们认为,荆隆宫乡此举不但违背了当时合同约定,而且这些指定的供应商涉嫌以次充好,不仅损害了承包人的利益,但最终受害的还是黄河滩区的群众们,也希望上级政府能够对此事展开调查。

  同样的项目价格差别大民生工程不应成为伤民工程

  2017年8月16日

  ,国家发改委下发《关于印发河南省黄河滩区居民迁建规划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通知》中需要迁建的地方共涉及河南4市8县,具体为长垣县、封丘县、原阳县、中牟县、祥符区、濮阳县、范县、台前县等。

  《通知》要求建立健全“省负总责、市县落实”的工作机制,多渠道整合筹集资金,层层分解落实责任,以对人民高度负责的态度实施好规划,确保如期实现规划目标。

  媒体发现,同样是黄河滩区迁建工程,封丘县同邻县原阳县以及一河之隔的中牟县的迁建工程的中标价格却差别很大。

  虽然各个标段的中标价不同,但是通过标段的签约合同价除以总建筑面积,可大致得出每平米的造价。如七标段的总建筑面积为26293.24㎡,合同价为33768642.71元,每平米约为1284元;六标段的总建筑面积为55171.16㎡,合同价为69460984.45元,每平米约为1259元,而更有一标段低至1100元左右。

  “所有的安置房都是精装修,村民可以拎包入驻,马桶、卫浴等装好,每平米我们的中标价最低不足1200元,真的是很难。”

  但是,据荆隆宫乡标段负责人们的参观考察,发现根据上述计算方式,原阳县的每平米价格在1800元左右,中牟县更是在每平米2300元左右,差距相当明显。

  他们认为荆隆宫乡安置区建设现状的始作俑者就是当时招标时提供的信息价太低导致中标价过低,而客观原因则是原材料上涨导致差距愈来愈大,但是如果官方按照实际市场价格进行调整的话也能弥补一下市场波动带来的冲击,然而却让人失望。

  加之,荆隆宫乡将一些利润大的材料采购强制进行指定,进一步剥夺了承包方的利润空间,导致承包方雪上加霜,工程延期。

  一位社会评论称,河南封丘黄河滩区迁建工程,从一开始就受到了各级领导的高度重视,也是滩区群众期盼已久的民生工程,如果成了伤民工程,那如何对滩区群众交代呢?

  对于此事,媒体也将继续关注。

  

 

  Tags: 河南封丘

  免责声明:网站作为信息内容发布平台,页面展示内容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站立场,不承担任何经济和法律责任。文章内容如涉及侵权请联系及时删除。




上一篇:【91诊股】----- 个股诊断利器
下一篇:返回列表
中国甘肃省扶贫工作者的肖像
中国的铁路网络跨越13.1万公里
紫禁城让人们感受到更多的呼吸空间